原创|学会自己和自己说话!

摘要: 能够更清楚地认识自己,更客观地看清左右,更准确地想好以后该怎么走。


我在广州曾经呆过一段时间,有幸的在一位我非常尊敬的长辈手下谋生,她官当的也比较大,而且还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可以说事情一年四季忙也忙不完,但是每一年的清明节前夜,她都要闭门不出,她告诉我:她在这一夜,清明节的前一夜,就是给她去世的父亲写一封长信,这封信里边就是回忆了她过往的这一年的所作所为:吃过的苦头,得到的表扬,受过的责怨,当然也少不了向自己的父亲倾诉自己对世事的看法和来年的打算,这位长辈她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十多年,这样的信她一直写了十多年,从来没有间断。

 

开始的时候我不能理解:一个入土为安的人怎么可能给一个聪明的大人指点人生迷津呢?一个如此精明能干,激扬文字的女中豪杰,我们说女强人强女人,怎么会这样子迷信呢?

 

有一次闲谈的时候我就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她告诉我:这个和迷信一点边都沾不上,而是,因为她的父亲从小就对她最理解,在她的心里父亲就是另一个她自己。她每年给父亲写信,其实就是找个时间和自己说说话,每一次写信的时候,她其实是在自言自语,每一次和自己说说话之后,她就总是能够更清楚地认识自己,更客观地看清左右,更准确地想好以后该怎么走。

 

受到这位长辈的感染,我从零八年开始一直都有写日记的习惯,我在这样的一个长期坚持写日记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和自己说话的妙处,所以我在这里愿意用我笨拙的语言来和家人交流和分享。

 

我很喜欢的一位作家:贾平凹先生,据说他早在几年前就患了很严重的肝病,但是这么些年过去了,我发现他的作品不断的推出,而且在很多的讲谈会上也出现,我们都说他是活的越来越健朗,居然把本来已经很严重的肝病治好了。

 

据说他有两个的秘方:一个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养肝护肝的良方,还有一个秘方就是他每天闲下来的时候都要和自己的肝说上一会话,肝难受的时候,他就会对肝说你病了,却还要为我工作,你要忍着点,肝好点的时候他会说谢谢你,你这么听话,我今天真的舒服多了,太感谢你了,他对肝说我今天又喝酒了、抽烟了还怎么都戒不掉,你要多担待点行吗?因为今天我感觉到有点痛,我想吃点什么药可以吗?

 

据说贾平凹先生就是这样:每天和自己的肝说这说那,他就感觉像是在提醒另一个自己,安慰另一个自己,作家说我们身上每一个器官都不容易,都需要它的主人去关怀。有时候觉得一个人说话别扭,他就把身上的眼、耳朵、口、鼻子、心、肺都当作是别人,当他在给别人关怀的时候,其实是在真正地关怀自己,这么些年来贾平凹先生的肝病,竟然奇迹般地好转了不少。




首页 - 修远世纪教育机构 的更多文章: